給世界的真理

摩西傳奇一生的開始

人生的第一階段有這麼美好的開始,並未注定摩西這一生的榮華富貴。所謂世事多變化,摩西人生命運的主軸並不在宮中,而是在神的手中。他萬萬沒有想到,長大後,因著自己的尋根熱情,企求在族人面前有所表現,無意之間,竟造成了殺人事件。這是摩西介入社會的第一個選擇,但是並沒有得到族人的認同,之後為了逃避法老的追殺,摩西只好亡命天涯,他的人生第二階段曠野培育就此開始。

在人的世界裡,摩西注定是個英雄人物。由於長期在宮中接受訓練,以及特殊的生活環境,使得摩西擁有異於常人的氣質;相較於粗獷的米甸遊牧族人,摩西的條件與英雄救美的膽識自然會被葉特羅爭取成為女婿。摩西能夠在逃亡中受到接納,並得到主人的賞賜與其女兒成親,在當時的氣氛,是合情合理的選擇。對摩西而言,或許他已經覺悟,這是一生最後的選擇;因為他已無路可退,至少能夠遠離埃及人的報復,又能找到藏身之地,對一個逃亡的人而言,心裡一定感到非常踏實。我們不知道摩西是否已經忘記自己的雄心大志,忘記過去在宮中顯赫的地位,以及他過去可能想過種種為社會、為族人做事的理想;對於他逃亡的不安處境,想安定下來的心一定相當強烈的。摩西做了他長大後第二個選擇,他在米甸的曠野找到了歸宿,安定下來了。

摩西在米甸的日子,必然是一段相間長的時間,有學者認為有四十年之久。這一段時間不論多長,對常人而言,已經夠長到讓人忘記前一段時光,也夠長到讓摩西認為他一輩子應該就這麼注定要成為一個牧羊人了。然而,神的預備與旨意,總是出乎人的判斷,無論時間再怎麼久,神並沒有放棄摩西,也沒有忘記以色列人還在埃及受苦。祂的旨意,以及祂的預備,實在不是人所能預見的;祂的判斷,也不像人的判斷;人所看的常在乎外表,在乎現實的條件。從人的判斷,我們會失望地認為,摩西這一輩子完了,注定一生成為曠野的遊牧人;四十年不是一段短的時間,足以讓人忘記過去的壯志豪情。或許摩西自己也認了,或許自責自己年輕時太過衝動,壞了一切好事,成為現在的光景,怨不了誰的。然而,神沒有忘記他,如同祂沒有忘記希伯來人一般,這一切只是時間未到的問題。

歷史如此,神對於每一個祂所揀選的人亦然。神選召的人從來不曾像一顆流星一樣,只有短暫光芒,在生命歷史未能留下軌跡。從摩西的領袖形成歷程,我們看到神一步一腳印地帶領著摩西去經歷祂的攝理,沒有一絲的虛應功夫。出生在那麼艱困的環境、在一個平凡的利未家族、在驚險的過程存活了三個月、在被有意的遺棄過程為法老的宮女拾獲、進入宮中從奴隸的族群成為貴族、受到完好的教育與訓練…… ,這些經歷可說是千萬人只取一的機會;然而也只降臨到摩西身上,這樣微乎其微的機會再再地說明他是神親自選召成為以色列的領袖。這顆巨星是經過長久歲月的淬煉才形成如此的光芒,那樣地堅定閃耀,那樣地光彩奪目;但可貴的是,他能同時具備領袖柔和謙卑的特質,無一點驕傲與霸氣,唯有對人慈悲,對神順服。這樣的領袖特質,除了摩西之外,我們從耶穌的身上也聞到這相同的氣味。

瞭解神培養祂子民以及祂揀選的領導者的苦心;不論從摩西個人身上看到這樣的影子,也從整體出埃及事件上。事情不到終局,真的無法瞭解神對人的苦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