給世界的真理

又見迎佛骨

繼三年前迎佛牙之後另一波舍利熱「迎佛骨」,一路有成千上萬 信衆夾道歡迎,雙手合什、虔心祝禱膜拜。 宗教自由的多元化社會,管你要 迎牙齒、還是骨頭,不同信仰者彼此互相尊重下,也就不會有人大書特書 反對迎佛骨。但唐憲宗元和十四年,功德使奏請迎鳳翔法門寺護國真身塔內的一節釋迦牟 尼佛指骨時(見《資治通鑒》)。 當年有個刑部侍郎韓愈,上表切諫反對迎佛骨,差點導致死罪。 當年韓愈〈論佛骨表〉一文中所提及的反對理由,如今倒是可以拿來重新 檢視、思考一番 : 反對不好的信佛道動機 > 韓愈認爲一旦宗教信仰只重在「求福壽、避殃禍」,那不啻爲迷信。憲宗朝迎佛骨,百姓「焚頂燒指,千百爲群,解衣散錢,自朝至暮,轉相仿效」,太宗朝迎佛骨時,百姓更是不惜「燒頭煉指,刺血灑地,」爲得見佛骨一面。這種顛狂的情景,當然是一種迷信,於是他一口氣舉出一堆君王「事佛者恒得禍」的歷史證據(這種相當於詛咒君王死,犯了大忌諱,難怪憲宗想殺他)。並舉證佛法未入中國前,古史上已有很多長壽、又有福氣的帝王,如果只爲求福壽,何需信佛?

天下太平,國富民殷時,僧尼道冠不事生産、賦稅、勞役,還無所謂。然一旦國家稅收不足,人民疾苦時,僧尼道冠則爲國家的坐食人口,嚴重影響國家經濟。另外,寺廟道觀建築的窮奢極侈,耗費無數,顯示出社會的不平現象,亦反映人民奉佛道的內在動機,是想藉財贖罪。

韓愈的〈論佛骨表〉的批判,在現在經濟不景氣、許多人失業、樂透彩券風靡的不好情況下,仍是重要的試金石,可逐一檢視。